珠海广播电视台-珠海视听网

未来几千家影视公司会倒闭

来源:未知 2019-02-11 15:03 浏览量:


未来几千家影视公司会倒闭

但首日破纪录的14亿票房背后,又似乎在提醒,这或是同比单片票价拉高,观影人次实则下降带来的一味“虚火”。纵观2018年全年,电影票房突破600亿,却也是近三年来首次票房增速低于10%。

种种数据和现象显示,影视行业各项耀眼纪录之下,依然隐藏着“降温”信号,即便春天就要来了,寒冬也仍未走远。而这,在2018年业界的诸多“寒冬”论调中,其实早已有声可循。

1

说中国影视产业进入了寒冬的人,大约是看到了这样的景象:A股的大门紧闭着,曾经豪情万丈的资本消失了;一些内容做好后无法播出,一些内容播出后又被很快下架,一些内容还没做就胎死腹中;影视公司被平台限价砍价,演员、导演、编剧和影视公司一起被税局追缴谈话;(2018年)10月份电影票房同比大跌,总局影视剧备案数量直线下滑,越来越多的业内公司在考虑坚持还是关门……

大家都在谈论的寒冬,不是整个娱乐消费市场的寒冬,而是传统影视公司和影视行业从业者的寒冬;不是外部市场需求发生变化带来的寒冬,而是从业者生存环境发生变化带来的寒冬;不是一个健康产业因为正常产业周期调整而逐渐进入的寒冬,而是一个畸形产业受非正常因素挤压而忽然面对的寒冬;不是讲优美故事感动人的寒冬,而是讲资本故事忽悠人的寒冬;不是自强则万强长期耕耘者的寒冬,而是捞一票就走短线投机者的寒冬。

——2018年,“寒冬”成为文娱行业中出镜率很高的关键词。在“三生万物—2018第三届中国新文娱新消费年度峰会”上,易凯资本创始人&CEO王冉发表了对“影视寒冬”的解读

 

2

影视公司也许会进入漫长的“冷冻期”,但这只是开始,最冷的时候还没有到来。国内一家电影公司市值最高的时候曾接近1000亿,但现在可能200亿都不够。现在市值最高的电影公司也只是接近300亿,但这也是从高峰跌到了三分之二。过去两到三年的高峰期,资本市场对于影视股票十分追捧,但现在,对电影盈利的非确定性,我想投资人的认识也越来越清楚了。

——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第二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如是表示“寒冬”的严峻性。

 

3

这轮调控,最大的问题是很多公司的资金链出现问题了。大公司开戏多,应收账款多,现在电视台钱紧,付款慢。收视上稍有闪失,回款就是大问题。而网络平台现在也是看播放量,播得不好一样付款不痛快。融资渠道不畅,该收的钱收不上来,资金链就成问题。

——“影视寒冬”症结何在?某位有着丰富投资经验的影视出品人这样表示。

 

4

目前资本正在撤离影视市场,未来一两年内几千家影视公司会倒闭,影视公司创始人坐头等舱、开party的日子不复返了,在选择投资者的时候,也不是能骗就骗了。

不管是投资者还是观众,整个社会对影视行业都不再信任,这就导致影视公司往往会普遍存在项目融资困难的局面,不仅对小公司,对头部的影视公司也造成了比较严重的影响。虽然票房在增长,行业收入在提高,但是只有行业内的人知道,这个行业在真正地走向水深火热。

——在2018年6月18日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语出惊人,他表示影视行业的“铺张浪费吓退资本”。

 

5

(截止2018年12月)已开机、已杀青,在后期制作,或者已经成片的网剧和电视剧中,没有找到播出平台的超过百部,投资的金额在100亿元以上,甚至可能更多。这只是最近一两年新诞生的作品,还没算上历史积压。

——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在出席第六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时发表演讲,他表示行业正面临一些历史挑战,有投资超过百亿的非精品内容积压。

未来几千家影视公司会倒闭,最冷时期还没有到

 

 

6

(整个行业似乎处于一种缺乏有效资金支持的状态,融资困难)尽管一些文娱类基金都在不断推出LP(有限合伙人),但因为对行业前景不持乐观态度,资金额也开始降低。

——对于融资难的问题,知名制片人、灵河文化传媒创始人&CEO白一骢也有体察。

 

7

做内容的人没有那么容易被资本打倒,这个行业要度过难关不需要很多钱,只要我们认真做好内容。如果没有冬天的蛰伏,我们就不会有足够的能量在春夏大显身手。

——走出“至暗时刻”迎来新生的乐创文娱董事长张昭,对资本与电影环境的分析也很深刻。

 

8

寒冬紧逼下,资本退潮后,反而让行业看到更多优秀的作者,让大家更加清晰应该和怎样的人合作。人才是全行业的刚需,当下是新人导演最好的时代。

——坏猴子影业CEO王易冰认为,“资本退潮,反而让行业优秀者冒头”。

 

9

这四五年时间可能是行业变化最快的,所有的事情好像过两年就已经完全换了一个样子。特别是资本也会让你觉得你今天公司发展好了可以去上市啊,可以去并购啊,可以去做全产业链。对于很多影视公司,应该专注做好某一领域而不是全产业链,因为全产业链的公司可能只会有那么龙头的几个公司,剩余的大家就要针对自己的领域做到最好。

——关于“影视寒冬下,制作公司该如何生存”,东阳正午阳光董事长侯鸿亮表示,自己团队最可贵的地方,是始终都会回到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上。

 

未来几千家影视公司会倒闭,最冷时期还没有到

 

 

 

10

大部分退场的都是那些“起哄”的资本,利润在哪里就跑到哪里。现在剩下一群真正懂内容的人留下来。

——香港著名导演陈嘉上在谈到资本寒冬时说。

 

11

我坦率地告诉大家,(影视寒冬)比大家想象中的还严重!如果大家现在不做好过冬准备,就会被市场所抛弃!

以往,一个有粉丝基础的大IP,再加几个流量大明星,一个爆款影视作品可能就出现了。但如今观众却再也不会对这种套路作品买账了。在投机取巧的烂片作品逐渐失去生存之地的时候,操盘一个影视项目的风险也随之加剧,如此,投资者在投资一部影视作品时也会变得愈加谨慎小心。

——在“2018中国国际数字娱乐产业论坛”上,慈文传媒集团董事长马中骏发表“新经济的沃土 焕发影视文创新天地—影视‘寒冬’挑战下的新机遇”的主题演讲。

 

12

2018年大家说寒冬来了,IP又不行了,但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变化。这十年间,我自己对好IP的标准是没有变化的,一个IP能不能让你的眼睛里面有光,让你有没有兴趣去跟别人谈一下午,这是我确定一个小说是不是一个好IP的标准。

——“中国IP第一人”,火星小说创始人侯小强在出席第二届金鲛奖时,分享了“影视寒冬”下对IP新的观察认知。

 

13

电影产业一定要遵从背后的趋势和逻辑。现在碰到的调整期,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观众的层面,95后成了观影的主力,就像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初的时候,战后婴儿潮成为了消费的主力一样,而在这之前,1966年美国票房也连续经过十几年的增长后遭遇断崖式的下跌。而好莱坞解决这一问题的经验有两点,一是形成了一批新好莱坞潮流,为年轻导演服务,为新兴的内容消费者准备内容生产的基础;二是实现了电影和电视两大领域的融合发展。

——在第二届中国·银川互联网电影节“电影投资论坛暨创投会”上,微影时代高级副总裁&娱跃文化高级总裁杨丹把脉“寒冬”中的电影行业。

 

14

东边日出西边雨,这个寒冬对于真正的创作者来说,是春天。因为接下来的项目必须得靠手艺,靠真本事了。假剧本很难过关。对业余编剧、IP编剧来说,我觉得是寒冬。对资本来说,对影视公司来说,是寒冬。因为他们在真假之间、在传统平台和互联网平台转换之间,不知道怎么办了,之前的生产方法集中失灵了,有效的生产模式还没找到。对互联网平台来说,不是寒冬,是一次挑战。就是机会来了,真能把握住吗?胜败都在一息之间。

——“影视寒冬”下,编剧们最关切的是什么?《美丽的契约》《新围城》编剧宋方金表示,对于不同人来说,所谓“春天”、“寒冬”就在一息之间。

 

未来几千家影视公司会倒闭,最冷时期还没有到

 

 

 

15

国际、国内的政治、金融、行业等方面一波接一波的变化以及仍然持续的不确定性,致使一些传统大公司业绩出现巨大震荡,这些大公司的特点基本上都是对内容不够关注,经营核心放在IP、明星、资本等不可控因素上面。与这样的因素绑定,容易形成大快热冷的风格,无内功,无章法,只能借风起势挣快钱,占着一大片肥沃之地,但却没有长流细水育种开花。

——《重案六组》《剃刀边缘》编剧余飞分析国内某些传统公司对内容不够关注,无内功,无章法,也是造成“寒冬”的因素之一。

 

16

对于编剧来说,资本寒冬主要是影响新人,因为开机率的下降会直接造成一些项目的启动或者延续受到停滞,新项目会相对减少,这种情况下,“老”编剧手里一般还会有一段时间前的老项目可以做,但新人就很难接到剧本了。

——《追击者》《面具》编剧王小枪直言,“寒冬”下新人编剧所受到的冲击会更大。

 

17

一些从体系内出来创业的优质人才,可能会受到寒冬影响而创业失败,然后重新回归体系、回归大公司、大品牌,给头部公司带来人才回流。

——《莫语者》《人生若如初相见》编剧武瑶从另一个角度分析了“寒冬”对优质人才的影响。

 

18

所谓工业化其实是专业化,就是你在营销这个领域里面要有专业性,什么意思呢?你做预告片一定要做得好,做海报一定要做好。做营销一定要做到达、做到位。它不是一个很洋气的词汇,而是一个很基本的词汇。但是仅仅这一点到现在还是没有做到。

你很认真你很专注你很专业它不会有寒冬,……它淘汰的是谁?冻死的是谁?是不专业,是不茁壮,是没有生命力的。

——在“平权游戏规则介入电影市场发行之后”论坛上,麦特文化传媒总裁陈砺志就寒冬下传统宣发、营销手段的品质升级如是说。

 

19

寒冬更多是相对一些生产模式落后的企业而言,对我们来讲网络电影还是属于初始发展期,2018年更加良性和成熟一点,量的减少不是市场的降低,其实是看单片的收益,整体来说这个行业还是属于快速发展的时期,当然也是因为网络电影排放量比较小,对于我来讲也想的比较简单,抓住用户的需求,努力去做他们喜欢的产品。

——影视寒冬下,网络电影在2018年迎来了一抹春色。在以“破冬立春,网络电影的节奏回归”为主题的圆桌对话中,奇树有鱼创始人&CEO董冠杰希望网络电影在竞争中把市场做得更大。

 

20

“寒冬”消退的速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相关措施到位的速度。税务局的工作节奏,从业者和制片公司清理老问题的速度,以及未来片酬给付和制作费用走账的规范,决定着行业回暖的进度。